您的位置:首頁 >政務信息>政務活動>詳細內容

今年花椒為何遭遇價格“滑鐵盧”

來源:重慶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7-05 09:08 瀏覽次數:
字號:[] [] 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  江津區某花椒產業園全景。(江津區農業農村委 供圖)

  江津花椒基地采收場景。(江津區農業農村委供圖)

  “彬哥花椒”忙碌的生產加工車間。(記者 湯艷娟 攝)

  6月24日,已是傍晚,江津區吳灘鎮郎家村,漫山遍野的花椒林里依舊一片忙碌,椒農們小心翼翼地將采收的花椒裝車,急急送往位于鎮上的一家花椒加工廠。

  此時,加工廠大門口已排起長龍。排在最后的郎家村椒農們望了望自己的滿車花椒,又踮起腳往加工廠里面看,生怕晚了自己的花椒就賣不掉了。

  看著排隊的長龍,這家加工企業的老板楊彬、郭群夫婦倆有些發愁——收這么多花椒,今年能全部賣出去嗎?

  見大家面露焦急之色,楊彬又趕緊安慰道:“今年花椒價格低,這本就打擊了大家的信心,我們還拒收的話,豈不是往你們傷口上撒鹽?大家放心,你們的花椒我全收,一律不低于市場價收!”眾人這才舒展了眉頭。

  花椒是重慶干旱瘠薄地區產業發展的首選作物,也是重慶農業特色產業之一,面積和產值居我市三大調味品原料之首,產業覆蓋25個區縣,涉及農戶76萬余人。

  眼下,花椒的采收季尚未結束,椒農們又喜又憂——喜的是今年花椒豐產,全市花椒平均畝產達到900公斤,比往年高出100多公斤;憂的是,沒想到曾經持續走俏市場的花椒,今年遭遇了價格“滑鐵盧”——在全國最大優質青花椒生產基地所在的江津,花椒每斤收購均價4.1元,比去年低了2元左右,而2016年的均價為8.5元,最高甚至突破了每斤13元!從全市及全國范圍看,今年花椒價格,也是一路下滑。

  為何今年花椒豐產不豐收?椒農們的種植信心會受到影響嗎?如何讓重慶花椒樹起抵御市場風險的強大“盾牌”?近日,重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探訪。

  成長

  技術革新讓花椒畝產突破1000公斤

  楊彬和郭群夫婦倆與花椒結緣有近二十年。在上個世紀末,江津吳灘一帶仍以散戶種植花椒為主時,夫婦倆就率先流轉127畝土地建起了花椒基地,并創造了兩次奇跡。

  第一次奇跡發生在2002年夏天——楊彬按照標準化技術種植的“九葉青”花椒,從種到收僅用了8個月,而當時本地傳統花椒,需種植2年才能掛果。這一奇跡,在當地轟動一時。

  第二次奇跡發生在2016年。楊彬探索實施了“矮化密植、主枝回縮、壓枝壓條、摘心”等高產管理技術后,花椒畝產達到850公斤,比往年高出了100公斤。而部分地塊畝產竟達到1600公斤!那一年,他的127畝花椒實現了高產高效,平均畝產值近2萬元。

  親眼見證了這兩次奇跡后,周邊村民紛紛前來拜楊彬夫婦為師,吳灘的花椒面積也從8500畝躍增至25000畝。

  夫婦倆瞄準市場,趕緊投入1000余萬元添置花椒保鮮、速凍冷庫等設備,建起了深加工線,開發出了青花椒油、干青花椒、麻辣調料等系列產品。公司生產的“彬哥花椒”等產品還通過了綠色食品認證。

  “彬哥花椒”連續多年走紅市場,而楊彬夫婦收購的鮮花椒,幾乎全部來自吳灘本地。2016年,他們收購花椒的價格創歷史新高——每斤最高達13元!那一年,他們加工了1000余噸花椒,創產值5000多萬元,實現利潤300余萬元。其中,綠色花椒基地所在的現龍村,花椒總收入達8800萬元,椒農戶均收入達8.36萬元。

  “彬哥花椒”發展壯大的故事,只是我市花椒產業發展壯大的一個縮影。到2018年,重慶已有江津、酉陽、彭水等25個區縣發展花椒產業,總面積、鮮品總產量、總產值已分別達到105萬畝、37萬噸、44億元。隨著品種更加優化,技術日趨成熟,預計今年全市花椒平均畝產將達到900公斤。

  江津擁有53萬畝全國最大的優質青花椒生產基地,是全國3大花椒種植基地(重慶江津、山東蓬萊、陜西韓城)之一,其主產的“九葉青”花椒,早已長期占據全國青花椒市場主導地位,也是全市花椒畝產最高的地方。

  正因為如此,前些年,江津花椒行情一路見漲,收購均價從最開始的2.3元一斤一直漲到2016年的最高價13元,比周邊產地的花椒收購價格高出一截。

  煩惱

  價格下滑,他每斤收購價依然不低于每斤4.3元

  今年花椒豐產,隨之而來的,是從未有過的危機感!

  6月24日,江津區吳灘鎮郎家村椒農唐道祥一家,正忙著采摘最后一畝地的花椒。今年,他家6畝花椒平均畝產達1000公斤,但他滿臉愁容。

  “去年畝產750公斤,賣了6萬多元。今年畝產量多了幾百斤,但只能賣4萬多元,平均每畝純收入還少了2000元。”眼看著行情下跌,唐道祥有些著急,只希望盡快把最后一批花椒采完,賣給“彬哥花椒”。

  唐道祥是楊彬帶出來徒弟之一,深知花椒遭遇價格“滑鐵盧”,受損的,不僅僅是椒農,還有很多基層加工企業。

  “去年我們鮮花椒賣出去是每斤6.5元,今年價格降到4.5元左右。所以有的地方收購價低至3塊多,但我還是確保不低于4.3元收購。”楊彬給重慶日報記者算了一筆賬:“如果今年收購椒農的價格高于4.5元,除去設備、人工、物流等成本,我們肯定要虧本。所以,我們的收購價在4.3—4.5元之間。而且,只要是本地椒農送來的,我們都收。”

  即便如此,楊彬依舊對椒農們表示歉意,不停地寬慰大家,“我們企業一定想辦法應對。”可到底怎么持續保障椒農的利益,他心里也沒底。

  在楊彬夫婦的花椒加工車間里,工人們忙得不可開交——最近半個月來,每天都有三四十噸花椒送到這里,經專業設備處理后包裝進入凍庫。如今,保鮮庫房里已整整齊齊地碼了800噸鮮花椒,還有1000噸花椒等待烘干制成干青花椒。

  這些花椒像一塊巨石,沉甸甸地壓在楊彬夫婦心口。

  在酉陽、彭水、綦江等地,椒農們也是焦急不已。

  酉陽縣現種植花椒21萬畝,投產面積5萬畝,總產量約600萬斤,全部由和信農業公司訂單收購。盡管兌現每斤5.1元的合同收購價鐵定要虧本,但該公司不但全部兌現了收購承諾,還將政府發放的每斤0.5元收購補助款讓利給了椒農。

  “酉陽椒農實際每斤收益5.6元,比市場價整整高出1.5元左右。我們董事長的想法是,盡量不讓椒農遭受太多損失,我們的損失通過研發精深加工產品去彌補。”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張鳳英告訴記者,目前,酉陽花椒低海拔地區預計在7月底前收購結束,高海拔地區預計將持續到8月中下旬。

  “政府非常重視這個事,又有這些良心企業的支持,我們椒農還是有信心,相信明年行情會好起來。”唐道祥說。

  分析

  今年花椒為何豐產不豐收

  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今年花椒價格一路下滑,以致于豐產不豐收?

  “主要原因是市場供求關系變化太大。”江津區花椒產業協會會長陳秀強說,一方面,近兩年在調整農業產業結構的大潮中,全國各省市,特別是土地較貧瘠的地區紛紛發展花椒產業,致使花椒種植面積陡增;另一方面,各地不斷優化花椒品種、提高種植管理技術,導致花椒產量大幅增長,產品供大于求。

  對此,西南大學食品科學院教授、重慶市調味品產業技術體系首席專家闞建全認為,更深層次的原因,在于重慶花椒的產業化和機械化程度還不夠,目前對花椒的加工大都停留在粗加工階段,鮮有企業投入引進精深加工設備。

  “江津有花椒加工企業28家,我們還算邁上精深加工步伐的首批企業之一。”楊彬非常贊同兩位專家的觀點,“我們也正在嘗試著將花椒加工成花椒油、麻辣調料、提取芳香油等,但每年也只能加工2000多噸鮮花椒。”

  市農業技術推廣總站此前專門對我市花椒產業做過調查。參與調查的蔬菜專家況覓說:“從調查情況看,目前全市僅有江津真正建立起了較為完備的營銷體系,具備了產品品牌效應。其他大部分區縣無品牌、無交易市場、無精深加工,產品基本以原材料形式進入市場,也沒有形成穩定的營銷渠道,導致市場開拓能力弱,難以抵抗市場價格下滑風險。”

  此外,闞建全還認為,重慶花椒產業發展過程中,還存在優良品種類別單一、采收期集中、產業布局不盡合理、不同基地間產業效益差異巨大等問題。目前,除以“九葉青”為代表的青花椒有較大影響力外,其它適宜性品種的篩選、引進、推廣力度還遠遠不夠。

  破題

  走綠色發展的品牌之路

  “以前我們是坐等客商,如今必須迎難而上、主動出擊。”面對今年的市場行情,楊彬夫婦沒有坐以待斃,早已安排營銷團隊前往武漢、山東、北京等地跑市場,用汗水換回來300噸訂單。而前不久,他們還在江津區政府組織的花椒貿易洽談會上,與重慶德莊農產品開發有限公司簽下一筆大訂單——2019年度向德莊供應300噸保鮮花椒、干花椒和花椒油。

  “我們還要用好‘互聯網+花椒’的銷售模式。”楊彬說,前兩年他便開始重視花椒產品與互聯網的對接,去年就通過網絡銷售了200噸花椒。經過對市場的調查和討論分析,楊彬夫婦現已開展起線上、線下和物流配送相結合的“新零售”營銷戰略,在全國省會城市均設立了營銷中心,將花椒產品銷售到東北、西北、華南等地,甚至出口至東南亞。

  與此同時,楊彬夫婦還利用“富硒江津·長壽之鄉”等金字招牌,大力發展富硒花椒產業。近兩年,他們生產的“彬哥”青花椒榮登“江津十大富硒農產品”行列,先后通過了國家綠色食品認證和富硒農產品認證,連續四年在中國綠色食品博覽會上獲得金獎,連續兩年獲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金獎。以富硒綠色花椒為切入點,公司產品開始向高、精、深方向轉型升級。

  “重慶人喜歡吃火鍋,喜歡吃花椒,可重慶火鍋大多選用紅花椒提升麻味。在青花椒替代紅花椒作為火鍋原料這方面,目前青花椒市場份額不足40%。我們江津花椒以青花椒為主,其實麻味并不比紅花椒差,我們可以去搶占更多火鍋原料市場。”陳秀強說。

  實際上,花椒產業在前兩年火紅的背后,已出現了一些滯銷、價格不穩定的苗頭,今年遭遇價格“滑鐵盧”,不過是各種原因積蓄到一定階段的爆發。江津區早在前年就推出了適時調價、協調融資貸款、拓展銷售市場、兌現項目資金、提高品牌防偽水平等舉措,切實保障江津花椒產業的健康發展,保障椒農的利益。

  今年,江津還選擇先鋒鎮、石門鎮、吳灘鎮分別開展花椒(鮮椒)收益保險試點,椒農每畝繳納保費300元(江津區財政每畝補貼180元),投保椒農花椒畝產只需達到500公斤,每斤銷售單價低于6元的,就由保險公司賠償損失。

  對此,闞建給予了充分肯定。他告訴記者:“面臨新時代、新機遇、新挑戰,花椒產業要實現新突破,只有走綠色發展的品牌之路。”

  闞建全提出了4點建議:一是椒農要采用標準化種植技術,降低管理成本,提高單產質量;二是政府要穩定現有發展面積,將花椒產業做精做細;三是企業要加大研發投入力度,開發藥用、日化等花椒產品,提高產品的附加值;四是各方都要強化品牌意識,引導花椒產業實現轉型升級。

  其實,近年無論是中央還是重慶本市,都對花椒等特色農產品綠色健康發展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支持,還專門針對花椒產業,實施了退耕還林補助、“三品一標”認證資金獎勵等政策。在重慶市“十三五”農業農村規劃中,花椒被列入全市百億級調味品特色產業鏈的三大主要作物之一,重點在江津、酉陽、璧山等區縣建成花椒綠色生產基地,目標是2022年,全市花椒面積達到120萬畝,鮮品總產量45萬噸,產業鏈綜合產值達到248億元。

  “重慶花椒產業要走上綠色發展的品牌之路,任重而道遠。”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負責人說,下一步,市里還將把“重慶火鍋調料”等地道調味品列為出口刺激政策的重要產品,通過“陸海新通道”等,幫助重慶花椒拓展更多國際市場。

  記者手記》》

  如何應對“價賤傷農”

  古往今來,因為供求關系變化、產銷脫節、渠道不暢、信息不靈等原因,農產品“價賤傷農”的事情時有發生。

  如何盡可能地規避風險?農業產業化發展過程中如何科學地應對價格波動,保障農民利益?記者多方調查后認為,還需想清楚“三個問題”。

  第一個問題:價格穩定的農產品如何提質增效?對于這一類農產品,各地應該不斷提高生產技術及產品品質,持續做大做強做優品牌,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值,并多方開拓國內國際市場。

  第二個問題:價格下行的農產品該如何止損?當前,最有效的應對之策是延伸產業鏈條,做強精深加工。以花椒為例,重慶不少花椒基地在面臨價格低迷窘境時,應從花椒僅僅作為調味佳品向提取香精原料、花椒入藥、提取油脂等多方面發展,延長產業鏈,提高產品附加值。

  第三個問題:短期收益不高的農產品如何轉型?這就需要政府進行產業規劃,以短養長提高土地綜合收益。如推廣立體種養結合模式,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  此外,為避免“價賤傷農”,還需實現小農戶與大市場有機銜接,政府要引導農民入股合作社,參與加工、銷售各個環節,通過品控和品牌,保障農民收益。

  江津開展的保險試點也是一個不錯的探索,用市場的手段來加固農產品抵御市場風險的“盾牌”,保障農民收益,保障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。


終審 :胡霜玉
五百万彩票网-首页_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