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政務信息>政務活動>詳細內容

路邊的野花可以采:秀山曾經的窮荒坡如今“穿金戴銀”

來源:華龍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05 09:07 瀏覽次數:
字號:[] [] 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清晨,淌過山谷的風攜卷著沁人心脾的花香,喚醒了秀山隘口鎮壩芒村的人兒。

  天剛蒙蒙亮,就有村民陸續從家中出來,三五成群趕到自家山頭采摘金銀花。

  山腳下,金銀花加工廠內,20臺機器鉚足勁,全天候運轉,源源不斷地消耗著從山上運下來的鮮花。

  這是壩芒村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候。

  開超市的、跑運輸的、在工廠上班的,都紛紛回家當起了農民。摩托車、小轎車、皮卡車往來不斷,村子上下沉浸在豐收的喜悅中。

  然而,這樣的歡樂場面放在十多年前,村民們想都不敢想。那時的壩芒村,貧窮、閉塞,“窮山惡水”是村子最形象的烙印。如今,因為“一朵花”,窮山村遍地生“金銀”,成了令人羨慕的富裕村。今(4)日,記者為大家揭秘壩芒村的窮荒坡如何開出了“致富花”。

  村民夜間“趕集”:一手交錢一手交貨

  金銀花是壩芒村當之無愧的主角。

  村里600多戶人家,種植金銀花的就有500余戶,全村金銀花種植面積達5000余畝。

  6-7月是壩芒村一年中最熱鬧的時節。這段時間正值金銀花豐收期,漫山遍野縈繞著花香,田間地頭,到處洋溢著豐收的喜悅。

  金銀花采摘是手上活,下至垂髫小孩,上至花甲老人,全都聚集在山頭。得益于多年來的采摘經驗,部分村民眼疾手快,不一會兒就能采摘一大袋。

  村民忙著摘,村里的老支書張勝海則忙著收。

  張勝海是壩芒村金銀花產業帶頭人,因常年和金銀花打交道,村民笑稱他“張銀花”。他的金銀花加工廠就設在山腳,20臺機器全天候工作,發出的轟鳴聲響徹山谷,每天,從這里烘干的金銀花將近有五萬斤。

  下午7點,等到村民摘完花回家,壩芒村收購的重頭戲才正式開始。

  摩托車、小轎車、皮卡車,全都涌到了張勝海廠子外的壩子上,稱重、記賬、發錢,這一套流程全都在壩子前完成。

  摘花的村民帶著戰利品來,帶著現金回去,臉上笑開了花。但也有的種植大戶,嫌麻煩,不拿現金,拿票。等到地里的花摘完,再統一算賬,他們覺得這樣最過癮。

  但不管哪種形式,張勝海照單全收。

  對于住的較遠沒有車的村民,張勝海干脆自己準備了兩輛車,免費上門收購,哪家有需求,張勝海就去哪,確保服務到位。

  張勝海這邊忙著收購,另一邊,20余個工人利索地把采摘的鮮花送入機器烘干,工人們從裝盤、上箱,進烘烤房、再出箱,所有工序一氣呵成。

  幾個小時前,還分散在田地上的金銀花,此刻已經放在烘干架上,幾個小時后,他們將封袋裝車。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,這些成品金銀花會被運到安徽、成都、廣州、浙江等城市,沖泡進人們的茶杯里。

  荒坡生出“金銀”:一株野花開啟山村逆襲

  張勝海在壩芒村當了25年村支書,因工作太忙,直到今年三月,他終于痛下決心:辭去村支書職務,全部心思投進金銀花培育加工。

  壩芒村距離秀山縣城29公里,與貴州省松桃縣甘龍鎮接壤,全村轄土面積約12平方公里,是秀山典型的革命老區和邊區。

  上世紀70年代,壩芒村就有村民在零星種植金銀花,但一直不成規模。那時,村民還是以種植傳統農作物為主。

  “交通不便,信息閉塞,村民只能解決溫飽。”說到曾經的壩芒村,一個“窮”字道出了張勝海無盡的心酸。

  壩芒村的轉折發生在20年前的一個夏天。

  在隘口鎮老木村大灣溝(現在的壩芒村)的深山中,張勝海偶遇了一株筷子般粗細的野生金銀花,令其眼前一亮:這就是我要找的寶貝!

  “這株野花與眾不同,它不開花,結蕾整齊,花序多而繁。”到了年底可以移栽時,張勝海果斷出手,將其挖到自己的承包地里,小心種上。之后,他請來金銀花專家,用秀山本地的金銀花品種作嫁接,最終培育成功,并命名“渝蕾一號”。2008年3月,“渝蕾一號”成為國家工商總局認定的著名商標。

  然而,新品種研發出來后,村民并不“買賬”。

  為了帶動更多村民種植金銀花,張勝海想了諸多法子。通過入戶走訪,召開群眾會,示范種植等多種形式做群眾思想。

  張勝海說,2006年,剛開始推廣金銀花種植時,只有20幾戶村民響應,那時種植規模也不大,所有村民加起來總共只種了一百多畝地。

  直到金銀花種植效益初顯,才開始有村民陸續加入。

  村民楊啟全一直在福建做生意,去年回到村里,這次他打算回來專門發展金銀花產業。楊啟全說,明年他會將金銀花的種植面積從十幾畝擴大到50畝。

  龍應高也是土生土長的壩芒人,家里的幾畝薄地,他刨了幾十年,也沒刨出名堂。

  看到村里金銀花產業發展得風生水起,原本不看好金銀花種植的他終于坐不住了。去年年初,他到張勝海處領取了金銀花種苗,種了7畝金銀花。今年金銀花還沒完全投產,只采摘了20幾斤。

  “應該早點種吶!” 看到其他村民今年賣了個好價錢,龍應高拽著賣金銀花的一百多塊錢眼里滿是羨慕。龍應高說,等到明年金銀花投產,準能賣個好價錢。

  田里有了“新農民”:村里基本沒有閑置地

  王宗林回到壩芒村將近10來天了。每天一大早,王宗林就往地里鉆,他要趕在這20天時間里,把父母在家種的十多畝金銀花全部采摘完。

  因平時在外面打工,家里的金銀花由父母管護,每到采摘期,他便回來幫忙。張宗林說,今年他已經賣了千多斤金銀花,這樣算下來,今年賣一萬多塊錢不成問題。

  在壩芒村,像張宗林這樣的“新農民”還有很多。他們來自各行各業,有開超市的、有跑運輸的、有在工廠上班的。每當到了金銀花采摘期,他們便回家當一回“農民”,等到金銀花采摘完,又回到各自的崗位。

  “以前沒人愿種,現在大家搶著種。”壩芒村第一書記向興志說,現在村里基本沒有閑置地。

  據向興志介紹,壩芒村金銀花產業主要采取“公司+專業合作社+農戶”的發展模式,公司負責收購、加工及銷售,專業合作社負責提供種苗、肥料及技術指導,農戶自栽自管。

  目前,壩芒村金銀花種植面積達5000余畝,今年全村預計產鮮花60余萬斤,產值達800余萬元,種植農戶戶均收入可達一萬元以上。靠“金銀花”發展起來的壩芒村,也已于2013年成功脫貧!

  為了保證金銀花品質,提高村民種植積極性,壩芒村正在制定“四個統一”,即:統一規劃、統一技術、統一收割、統一加工銷售,以此從整體層面保障引導全村金銀花產業的長久可持續發展。

  現在村里還有金銀花種植專家駐村指導,而且每年本地的“田秀才”也會為村民培訓種植技術。村民不花一分錢,就可以免費領取金銀花苗子,苗子錢由縣里和鎮上補貼。

  在向興志的印象中,以前村里很少有人開小轎車,現在村里30%的村民家里都有車。這幾年,他見證了壩芒村金銀花產業的發展壯大。雖然金銀花在壩芒村早已不是新鮮事,但每當站在山頂,看到這漫山遍野的金銀花,向興志內心還是會感到格外的激動和震撼。

  向興志說,這漫山遍野的金銀花,讓他感受到了鄉村發展的蓬勃力量。


終審 :市府管理員
五百万彩票网-首页_欢迎您